渡边英俊

【沈赵】圣诞夜快乐(剧情pwp)

送给 @真田信之 太太!!太太的手作真是太好看了qwq……



剧情肉,怕被和谐文末放链接。



临近年尾,龙城一如既往的干燥寒冷,万众期盼之下的初雪也只停留了一夜,次日清晨便如同被一只大手潦草塞责地抚过,薄薄的积雪于圣诞节前夕彻底消逝,道路旁一干二净。

年龄尚轻的学生群体一向是西方节庆的拥趸,所以除了商场等购物地点外,校园无疑成了节日气息浓厚而无出其右的场所。

这是大学语文的结课课程,沈巍不太适应地环顾教室一周,红白绿三色的装饰点缀在窗棂和前后门。背后的黑板也未能幸免,有大胆的学生画了一棵笔挺的枞树,粉笔绘出的色彩缤纷夺目。

沈教授的课素来鲜少有玩笑的空间,导师虽温文尔雅却不苟言笑,在原则面前古板得不近人情(比如翘课名单),拒人三尺的气场让学生不敢造次,与此同时也莫名吸引来一些女生的青睐。专业素养没得挑,就是少了点鲜活气儿。

台下一众这会儿格外安静,一双双眼睛都黏在沈巍身上,听候发落。

沈巍微微笑了一下,表示他接受了这份心意。他的视线扫过去,忽然停留在正对的第一排,僵了一下。

假如说以前的沈巍不同流俗,看得见摸不着,那当这个人出现,并与他结结实实地相拥相爱后,沈巍便一念入世,踏遍了人间烟火。

不是第一次偷跑来“蹭课”,赵云澜搞到课表之后,愈发驾轻就熟。这回还特地挑了第一排,桌面上连本欲盖弥彰的书都没有,因为距离的关系得仰着头才能和老师对视,坐姿不忘把持得端正,也许是教室的空调开得足,双颊热得微微发红,黑亮的瞳孔此时含着戏谑的笑,——干脆怎么惹眼怎么来。

沈巍无可奈何地闭了闭眼,决定装聋作哑。刚踏上讲台,他发觉还有更多的惊喜在等他:学生送的卡片、糖果,规整成两摞,从纷乱的彩带看得出是他们亲手所作。顶头是一盒看起来就与众不同的巧克力,被鲜红丝带夸张地裹了圈,巨大的蝴蝶结不用猜就明白出自谁手。正中央的商标按上了一个同样红的爪印,只是有些模糊不清,沈巍拿指甲边缘划了一道,眼前已经浮现出黑猫被主人拎着腿儿,被逼迫着踩上印泥的惨状。

他与赵云澜相对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谢谢大家的礼物,贺卡我收下了,其他的下课自行来领。”闻言有女孩儿失望地叹气,沈巍面不改色地停下话头,镜片后的双眸倏然回归正经八百的样子,片刻前的温柔跑的太快,几个迷妹不得不偃旗息鼓。待教室不再骚动,他拿起书,娴熟地将粉笔掰掉一节,“我简单讲一下复习的重点。”

每每瞧他春风化雨,赵云澜心尖儿都被戳得发痒,像有许多蒸烤过的、冒着热气的羽毛止不住地挠。当沈巍两袖清风地婉拒了所有礼物,而他的巧克力无疑能够特殊待遇,一步到位——一想到这里,赵云澜便不由勾出个笑来。

似有感应般,沈巍正巧垂下目光。接着他仿佛听到血液奔腾的声音,脸部充血的速度霎时以肉眼可见。显然赵云澜也察觉了这一点,他愣了一下,随即不加掩饰地无声咧开嘴角,满不在乎地放送灿烂笑容。

差点失态,沈巍单手举高了课本,缓慢而轻地做了几个深呼吸。

不出赵云澜所料,这节课提前结束了。沈巍正色道完新年祝福,临走前偷瞥了一眼,赵云澜正和几个学生聊天,高声谈笑,看起来下一秒随时能和其中一位勾肩搭背了。

特调处处长手腕玲珑,社交能力无可指摘,只是不小心听到的一耳朵“你们沈老师……”让沈巍耿耿于心。可听墙角总是令人不齿的,只有抬脚走了作罢。




冬夜的风越刮越老练,先蛰伏不动,再于人放松警惕时大肆呼啸,兜头的凉意就这么无赖样地粘在躯体上。牵住爱人时沈巍的手指还是冷的,不过手心的暖意让赵云澜立刻惊讶地往下看了眼:是个小暖水袋。

熨帖得他一时言语不能,就要不管不顾地在大街上亲过去了。

沈巍慌忙四下看了眼,轻轻皱眉道:“……像什么样子。”

“还能什么样啊?喜欢你的样儿呗。”

口舌之争胜负已分,赵云澜没讨着吻,便把两人紧握的手一块儿揣自己兜里了。

大概是沈巍能当众承受的最大限度的亲密了。赵云澜不住地瞟他,见他也没反对,心情愉悦地吹了个口哨,接着用胳膊肘捣了捣他。

“你就不想知道我跟你那帮学生说了点什么?”

沈巍因害羞而低垂的视线重新投向他,里头写满了纳闷和好奇。

赵云澜失笑,偷偷在兜里捏了捏逐渐被热水袋温暖的指尖。

“我跟他们暗示了一下,沈巍沈教授是有家室的人了,该放弃的放弃,新学年新气象了不是?”

呼之欲出的占有欲砸得沈巍呼吸一停。他没说话,心脏怦怦跳,只是报以一个略显赧色的笑。

龙城大学的本部就在市区里,从校园往家里走能遇到几条规格不一的商业街,处处张灯结彩,路上行人熙熙攘攘,成双入对的情侣更是随处可见。霓虹灯搭配圣诞色系的广告牌,此时节日气氛烘托到了顶峰,渐欲迷人眼。沈巍终于在这一刹那呼吸到了属于情人间甜蜜的味道。

赵云澜顺路买了两根糖,三条红色细线纹在纯白的杖身,它被制成了圣诞老人拐杖的样子。

剥开透明的糖纸,赵云澜摇了摇糖棍,在沈巍研究它的模样时主动上前,用前面弯曲的一节敲了敲他手里的。

“棒棒糖干杯!”赵云澜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一边低笑一边说,“哎,赏脸笑一个。”

沈巍只觉得周遭的灯牌都灭了,光芒全数送进了这个人的眼里,灵动地汇聚成溪、成河,继而山川湖泊都装下。







叮叮当夜车:https://shimo.im/docs/5jAs57zXuXEbHfoe/,石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废文网:http://sosad.fun/books/2808

废文网注册邀请码SOSAD_weibo_auto

AO3记得点击PROCEED

评论(40)
热度(1875)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