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沈赵】邓林一日游(一个pwp)

赵云澜想旧地重游,还想调戏小美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是不是?

师徒play什么的,最带感了

至于传什么道,授什么业,解什么惑——就须床帏之间,细细道来了


——来自提供大纲的俞辞大爷(艾特不上拉倒了烦人) 




夸父寿终处,膏肉浸渍而生邓林。


曾弥广数千里的邓林如今被现代社会所开发,山脚小溪蜿蜒贯穿旅游景点,涧流清冽。还有所书院坐落在桃林深处,建筑布局严整,山水映衬下勾勒出些残存的儒家风骨。


景区管理办公室收到特别调查处的公文时吓了一跳,紧跟着赵处长面色不善地来访,身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周身气质温润,眼神却严肃得让人背后起毛。亮出警官证,好一番鼓唇弄舌后赵云澜成功吓退所有人,随即指挥安保部门拉上封条,24小时不许任何人入内。特调处的两人入园之前不忘信誓旦旦地作下保证:我们一定将景区的灵异事件调查清楚,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见多识广的镇魂令主扯犊子的水平自然出神入化,连照片档案都准备得充分,唬人绰绰有余。不过倘若这处园林当真有鬼——赵云澜笑眯眯地瞧了一眼身旁教授气质浓厚的人——只一鬼王无二。


别人搞不清楚为什么查案还得身着长衫,沈巍也不甚明白。他被赵云澜邀请来办案,恨不得长出双触角来探寻周围的混沌气息,早些揪出作乱的牛鬼蛇神才好。他随时准备战斗的模样太过冰冷,赵云澜不禁伸手拍拍他。


“哎,我这身好看吗?”


沈巍似是下了很大决心地错目觑了一眼,明明只瞄见那青色宽袖的一角,堂堂斩魂使居然脸红了。


他逼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案子上,可惜总有那么几个影像在眼前晃荡。


其中最为挥之不去的,还当属当年趴伏在石块上的昆仑,张扬跋扈地给他赐了名。


而今已经找不出那块大石,也没有幽畜凶猛的侵袭。汩汩小溪依旧澄澈,邓林依旧是那般郁郁葱葱。


“……好看。”他勉勉强强地挤出两字,随后闭口不言,嘴唇无意识地抿成条绷紧的线。


时值初春,粉色花苞如胭脂掺雪,夹在婆娑绿叶中华美不足、温婉有余。桃林深处的书院近在眼前,忽有微风拂面,竟也有淡淡香气萦绕鼻尖。


与他并肩的人突然伸手牵住了他,与千年前领着鬼王踏访人间山河的力道、温度都别无二致,沈巍心窍一热,几乎停跳。


这身衣裳旁人看来也许没什么,可他们俩是心知肚明的。不得不说赵云澜裹上它还颇像样子,眉目依稀透出几丝平日见不到的文人风度。


故意而为?沈巍纳闷地想,相贴的手心烫得几乎要沁出汗珠了。他悄悄偏头,没想到恰好撞进了一双含笑的眼睛里。


目光灼灼灿如岩下电,漆黑的瞳笑意融融,恍若泡影幻梦,便是沈巍走神一瞬,这须臾即逝的表情变化自然难逃对方双眼,赵云澜得逞地笑出来,又使沈巍的脸色叠了层难堪的意味。


一向拙于回应这些的沈巍此时咂摸出了点真相的味道,他的口吻有些无奈,交握的手却没主动松开:“根本就没有什么灵异事件,是不是?”


见家属已经看破,流氓处长点头坦白道:“是啊,就当公费出差了呗——多久没回来了,不觉得浪漫吗?”


他赶在沈巍横眉之前在唇边竖起根指头,也许是面对着这幅打扮,沈巍的种种说教顺畅地咽了回去,而参与爱人的无所顾忌让他有种不轨的、非常态的兴奋感。


——正如幼时紧紧跟在昆仑身后那样。


赵云澜领着他跨过书院大门,院落中建筑清水山墻,白灰相错,不求雕饰华美但求清新明快,朴实素雅的风格倒使衬衣西裤的沈巍显得格格不入了。


院落正中心是书院讲堂,沈巍未来得及出声阻止,赵云澜便已大咧咧地推门而入,先他一步立于书案前,袍袖一甩,故意板下脸。


“小美人,快快变回本相,为师教你念书写字。”



书院直达游览车,石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废文网:http://sosad.fun/books/2809

废文网注册邀请码SOSAD_weibo_auto

AO3请点击PROCEED




感谢红心蓝手和评论,它们是我码字的动力之一。希望大家这次能多夸两句供梗人,没他就没我,我的意思不是他是我爸爸。

(最后再浓墨重彩地夸下我也行

最后的最后汇总一下写过的镇魂车:

圣诞夜叮叮当

办公室play

办公桌下的BJ

评论(36)
热度(2300)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