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舟渡】太阳雪 (办公室play,一个pwp)



深夜开车,喜欢请红心蓝手评论,我爱你们。


一道日光驱逐了遮掩燕城的乌云,泛散天际的金黄同时也泼在地面。雪粒不大却密,在被阳光浸染的风里坦荡地飘洒,映得犹如碎金纷扬。

骆闻舟正赶着去费总办公室与他一叙。

十分钟前,这厮打来电话抢白撂下五个字:师兄,下雪了。正煮着羊肉粉丝汤的骆闻舟歪着脖子夹着手机,极没形象也特不容易地朝炖盅扔进大料关小火,顺便踢开舔爪子跃跃欲试的胖猫。之后劈头盖脸地回复,加完班了赶紧滚回来,你哥给你补肾。

不善的语气从来不可能吓停费渡的舌头,可今天他悠悠地叹了口气,以一种郑重其事的口吻说道:“当面聊。”

连线掐断得干脆利落,气氛营造得恰到好处。精于掌控精神攻击的费渡算准了骆闻舟不敢不从。

不是工作日,电梯里来往的客人却不算少。坐着电梯直达总裁办公室,骆闻舟稀奇得发觉,这层人很少,甚至平常贴心备至的秘书小姐也没来引路。视线短暂地侦测完了,他大步迈进去。

细碎的冰雪茬子在他的发丝间停驻,然而办公室暖气空调双管齐下,温度宜人,由冬入春。雪花化作冰水,头发都打湿了半顶。骆闻舟一边拨弄着,一边向办公桌后面的费渡喊了声。后者抬了下头,立马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一巴掌拍上了。

“你看什么呢?”

总裁一身西装,依旧是每个布料边角皆熨烫得妥帖的模样,可这个反应莫名显得做贼心虚了些。

骆闻舟满腹狐疑地凑过去,没来得及继续质问,便迎来了一个拥抱。

费渡埋在他的颈间,呼吸出的每一捧热气都洒在皮肤上,暖洋洋的,勾人。
还有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几乎打上“撩中国队长”牌子的那种香水。他闻到松针折散的清新,白麝香混着木香深沉的基调,有点苦也有点辣。像是冬日的凛冽,然而非但不愿退避三舍,还要不动声色地多闻几口。骆闻舟短暂地享受够本,刚要捏着费渡的后颈拉开,就被他更加亲密地环紧了腰。

胯骨相抵的刹那,骆闻舟“说正事”的气场彻底无从下放了。

有根东西耀武扬威地顶着他,硬度分明,热度隐隐。不用凭借十余年的刑警队工作经历,一个男人的直觉就能将“这是什么”解释得一清二楚(何况还是一个弯了的男人)。

费渡硬着。这个认知把他的思维点燃成无数飘扬的飞灰纸屑,骆闻舟用了好几秒才将它们归拢压实回原地。

但没什么用。因为残留鼻尖的淡淡香调犹如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此刻助纣为虐地试图将他的感官蒙蔽,只留下瞬时激得滚烫的触觉。

“我也没看什么——”晚了不只一拍,费渡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并将闪着呼吸灯的笔记本再度掀开,露出先前欲盖弥彰的内容,信手敲下空格。

“本来是想等你自己看的。”


【这是石墨的车票】,石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走AO3记得点击PROCEED

走废文网记得注册

废文网邀请码是SOSAD_weibo_auto

评论(50)
热度(4478)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