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NIGHTWISH(下)『完结!』

Iceman/Pyro;狼队;《穹顶之下》AU。 
 
 
*无变种人能力设定。 
*仅借用“穹顶”设定。如给任何原著书迷带来困扰和反感,在此致歉。 
 
 
今天的我也忙忙碌碌 
这有可能是一个烂尾 
这个可能性大得可怕 
好设定总话唠停不下 
可爱的Rogue打酱油 
匆匆的结尾所以道歉 
有空重修一下么么哒 
看了这几行字疲惫吗 
把它看完也是很闲啊 
今天的我一样爱你们 
狼队大法好好好好好 
 
 
Ⅵ 
 
 他们发现那颗蛋的时候是在正午十分。 
 
 烈日喷焰,难捱的炎热继穹顶之后成为小镇的第二位不速之客。昨日的“透明鱼缸”已进化成全新的透明蒸炉,居民们每吸一口气,都像是吞进一整个刚刚烘焙好的肉松面包。 
 
 春季的衣服显然不再适合现在的天气,两个暂住在小商店的男孩套上了大人们的短袖。他们不怎么想穿Logan的衣服,因为上面总是有没洗净的、斑驳的啤酒污渍,而且它们宽大得像只风筝——至少在John身上是这样。 
 
 形势越发严峻。被禁锢在隔离区的人有枪的拿起了枪,没有枪的也拿上刀子,最不济的还有木头做的球棒。他们为药品、生活必需品和食物开展战争,空气中飞舞着名叫硝烟的精灵,它们无处不在。 
 
 小商店伤痕累累,金属大门被生生打出了数十个凹痕,还有几处地方被打穿了。Logan摆出他最凶恶的模样,饱经风霜的夹克给他,和他背后的店铺平添了几分异样的萧条。那支猎枪也派上了不少的用场,至少让来强夺食物的人少了一大半。但即使在这样糟糕的情况下,Scott还是坚持拿出来点儿东西施舍饿急了的邻居们。 
 
 “这是什么东西,你们之前见过吗?” 
 
 巨大的蛋是乳白色的,大约有中号的蛋糕那么大,但它源源不断、往外散射的一种蓝色光线照得Scott有些傻眼。他哑然地看看剩下的三个人,希望得到点儿有用的回复或评价。 
 
 “我看有必要质疑它是地球生物的蛋的可能性。”John瘪瘪嘴,伸出指头想戳那么一下,“但是出现在我们的仓库里,认真的?” 
 
 “别动它,John——不安全。” 
 
Bobby扣住了那只蠢蠢欲动的手,引得Logan不耐烦的咂嘴,然后他一把将那颗蛋拢在了怀里。 
 
 “Logan?!”Scott发出一声苍白的低呼。 
 
 巨蛋没给他们任何的反应时间,它像是故意显摆自己似的——立刻裂开了一条缝。那股蓝色的光芒从那里面炸射出更多,John猛然想起这就是那天晚上出现的蓝色污迹。“喀啦”的爆裂声还在不断出现,Logan像仍一个浑身是刺的榴莲一样迅速地把它摔落在地,于是那上面又有了几道深刻的沟壑。 
 
 神秘的蓝光萦绕着这个不规则球体,爆裂声在它重新落地的那刻停止了。四个人围成圈子里的时间像是被凝滞般,没人敢动弹。 
 
 过去的三十八秒在他们心中和三十八个光年一样漫长。Logan率先有了动静,他用脚尖踢了踢那只蛋。后者讨好地顺从推力和摩擦力的想法滚动了半周——暂时安全。 
 
 他们最后决定不对任何外人透露这件怪事,而John想要调侃几句的念头,最后被Logan和Scott严肃的表情全部吓退。 
 
 
Ⅶ 
 
 “谁泄露的消息?” 
 “站在这里的任何人都不会泄密,Logan。” 
 
 荷枪实弹的部队包围了小小的商店,外面的草坪被他们践踏得不忍目睹,现在更像是一个中年男人秃顶的脑袋了。早晨的霞光像裹着面纱的修女,被这群来者不善的大兵们吓得不敢走出所在的云朵。 
 
 发现巨蛋的四个人紧张兮兮地待在仓库里,Logan倒竖的眉毛仿佛在威胁那个(也许并不存在的的)告密者。Scott驳斥了他的假设,因为他得让他们明白,信任是他们互相扶持、度过难关的唯一道路—— 
 
 “他们已经在五分钟内对我们进行四次警告了,要我们交出那枚该死的大鸭蛋。我们把它给他们不就得了,在这儿闷着是干嘛?” 
 
John尖锐地抱怨着,他的视线在禁闭的窗帘上溜了一圈,数日来的压抑情绪也在同时爆发。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在昏暗的小店里爆炸,身体的弹片一定要插进那只蛋上,把它破开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大门突然发出吱吱呀呀、微弱的求救——门外的军队似乎在试图弄开那扇门,而他们绝对会不择手段。 
 
 “他们这么做是绝对犯法的。想想看,入侵居民的家!而且,他们为什么想要蛋?”Bobby的不解和愤怒让他的脸通红,他一边将John搂进臂弯内,控制他大喊大叫的动作,一边盯着两个大人,等待他们的决定。 
 
 蓝色的荧光映衬得Logan像从中世纪油画里挣扎出来的灵魂,他和Scott对视一眼,当Scott立即站到窗边,从撩开一条缝的窗帘里往外观察时,Logan开始了他最不擅长的“讲解”工作。 
 
 “这东西这么稀奇,一定和穹顶有关。它出现在我们的后院,这也许就是上帝的旨意——即使我和Summers都不信教——无论如何,我们认为它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Logan拍拍怀里的蛋,类似金属的颤动声在房间里产生了小小的反响,“虽然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但既然政府的军队都对它虎视眈眈……” 
 
 “他们有科学家,也许他们有更多的解决办法!” 
 
Logan对John的抢白感到无奈和焦躁,他严厉地瞪着两个小伙子,Bobby无辜地耸耸肩,搂实了另一个。 
 
 “这一切都太蹊跷了,是谁告诉他们我们有了这个蛋,他们为什么又急匆匆地派军队——那可是军队,孩子们——什么值得军队这样做?”窗帘放下时拍打出的声音带着不容易读出的气愤,Scott冲Logan摇摇头,接着完善了Logan的话。 
 
 “你们觉得这个穹顶……和政府有关?”Bobby犹犹豫豫地开口,滚动的喉结和干涩的尾音将他复杂的心情暴露无遗。 
 
 “为什么不?” 
 
 话音未落,Logan就敏锐地扭过头——商店的门几乎在同一时刻被大力踹开,Scott没做停顿,接过那颗蛋紧接着就藏进了寥寥无几的食物箱后。枪拴上膛的动静让两个小孩结结实实感受到了浓郁的战争的火药味,他们不由自主地往后缩去,直到士兵们踏着统一而整齐的步伐围成半圆、Logan的猎枪蓄势待发。 
 
 “你们他妈的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有一个猎人兼铺主,还有两个未经世事的孩子。怎么,现在政府开始征用地皮了吗?” 
 
 “下午好,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S.H.I.E.L.D.)。我是Agent Ancanto。你们可以叫我Rogue,都可以。” 
 
 厚实靴底踏进门内的声音与这名女特工的问好混在一起,Rogue脸颊两侧垂下的两缕白色发丝格外显眼,Logan扫过她的脸,然后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鸣,将枪口稳稳地对准了她。 
 
 “你想要什么,Rogue?” 
 “那枚蛋,蓝色的蛋。如果你希望我说得更清楚点,比如为什么要征用它,我只能告诉你,我不知道。不要撒谎,我们一直在监视你们。” 
 
 针锋相对。John紧张地轻喘着,引来Rogue淡淡的一瞥,于是Bobby立刻侧转身子,将她的大半视线遮挡严实。 
 
 当停顿的时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店铺的主人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果然,Scott正踉跄着努力拽住那颗蛋,尽量将它控制在自己手中——然后被带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巨蛋摇摇晃晃地摆动身体但保持悬空的状态,它周身的缝隙越发扩展,就像一张血盆大口对着在场的人们。不详的蓝色光线打到大家的面孔之上,在这酷热的环境下,他们却感到阴森森的凉气从脚底升起来。 
 
 “Ouch!” 
 
Bobby只觉得胳膊一空,再低头时他发现John已经蹲到了地上。而他双手抱头的样子让其他朋友们了解到,John曾经体会过的、那种极其可怕的头痛再次复发了。 
 
 “怎么样,John?”Logan并未松懈,低声询问的同时仍旧瞄准着那位女特工。 
 
 然而女特工也未能“免俗”,更确切的说,近四分之三的大兵外加Rogue都 
 
 “Logan,我们需要把这个孩子送到医院。”Scott红色的眼镜此时显得更加阴沉,他试着将John扶起来,然而他无法做到。Bobby瞪着他背上出现的大片汗渍,随后低头吻吻他的脸颊,盼望着可怕的病痛下一刻便随风消散。 
 
 『下午好,打扰到大家,我感到非常抱歉。 
 ——我是这个穹顶的所有人。』 
 
 
Ⅷ 
 
 当这个蓝色的外星人破壳而出的时候,寂静的薄雾填满了每个目力可及之处。 
 
 梨状脑袋,全身无毛,甚至头上也没有头发。他的臂长过膝,手有五指,但有像鸭蹼似的薄膜—— 
 
 “这他妈的……开玩笑?” 
 
 冲锋枪们转移了目标,现在被围捕的是那个外星生物,这让小店的人松了口气,但Logan脸上的表情像是要砍翻这名奇怪的“蛋人”。而John在他出现的同时也恢复了正常,头痛使他现在还残留着一阵轻微的晕眩,迷迷糊糊地靠在Bobby的肩头。 
 
 『非常抱歉,先生们,还有小姐们。』外星人说。 
 
 “还挺及时。”Scott拍上Logan的脑袋,因为他的插嘴。 
 
 “你必须协助我们的调查,先……生。”Rogue为难地扒出一个看样子还比较合适的称呼,履行着她的职责。 
 
 『穹顶已经消失了,它带来的头痛也不会再出现。将数千人类隔离外界后将会有什么结果,这是我们星球的研究课题之一。 
 结果令人失望,但你们并未完完全全地失去了最初的美好本性。』 
 
 小人对着Scott和Logan鞠了一躬,礼貌的模样像是在颁发特级勋章。 
 
 『他们善良,帮助人,所以我决定在这儿降落。 
 你们将会失去所有的记忆,一切重新开始——祝你们好运。』 
 
 
Ⅷ 
 
 “John,起床晨练——” 
 
 闹铃叽叽喳喳地在John的耳边叫喊,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尽自己最大的力气给了闹钟一巴掌。睡眼惺忪地支起身体,然后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一切都未混进动物的气息,一切都纯净得让人心旷神怡。这时候的天空仿佛John曾在网上欣赏过的,属于中国作家的一幅清淡的水墨画,这幅水墨画里还弥漫着好闻的青草的香。万籁俱寂,他们的晨练时间总是这么早。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向他们所在的位置。 
 
 “你可以先给我一个吻,Bobby。”John嗅着空气里的味道,脱口而出。 
 
Bobby套衬衫的动作突然僵了一秒,然后有些不自然、却带着点儿喜悦地靠近他,低头擦过他的嘴唇。 
 
 “——为什么,John?” 
 “这不需要理由。” 
 
 
Ⅸ 
 
 “Scott Summers,我向上帝祈祷今天早上吃培根和面包。” 
 “你不信上帝,Logan。你最好立刻起床,否则今天就别营业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粗暴的拥抱,Scott尽可能地体会出来点儿温柔的意思。 
 
 “店铺的主人说他不想营业,他想和你重新睡一觉。” 
 
 
 
 
END.

评论(8)
热度(63)
  1. 尉迟LAN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