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Be Ready For Battle|枕戈待旦 Ⅵ-Ⅷ

⑴狼队(无差?)
⑵《雪国列车》&无能力AU。
  世界观介绍及【前文Ⅰ-Ⅱ】及【前文Ⅲ-Ⅴ】戳上篇(。)三连发完。

  
给言赋先生,以感谢他在这段时间里,一直给予我鼓励和称赞。
————————————————————



  国王的列车记录仪显示暴乱开始于00:00。

  战斗的号角刚刚打响,Scott Summers就作为第一个冲了出去。门外等待的Logan和他交换眼色。费了大劲搞来的小型冲锋枪被准确无误地掷给这名暴乱小队长。这场棒球比赛角色调换,投球手Logan与击球手Summers立誓将列车国王三振出局。

  其余的队员尽可能有条不紊地执行比赛规则。在这之前,Logan用他的所有存款买通尾节车厢外的警卫,说服他们远离末尾一会儿,但警卫反水的潜在风险仍威胁着他们。所幸的是,在仁慈的上帝保佑下,所有人平安无恙地脱离黑暗的贫民窟范围——他们与首节车厢,以及那里的永动机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当这位小队长一马当先地来到警卫室——那里面的士兵全都在大吃大喝,匆忙抓枪的速度远远比不过打头阵的两个战友。Scott扬手扣动扳机,几缕白色硝烟产生的同时一名大兵翻倒在地上,倒栽葱的样子不太雅观。

  他腹诽着冲锋枪的动静太大,一边躲避着其他士兵的进攻。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将一双长短不一的筷子捅上敌人的鼻子和眼睛,那对儿年轻的伴侣其中一个正用餐叉刺向大个子警卫的腹部。Scott抽空瞅了眼他腰间卡着的打火机,他衷心希望没人引起不必要的火灾。

  Logan身上的警卫制服引起了他们头子粗声粗气的叫骂,然而他只是反手一拳的功夫对方就归于平静。

  车厢内安装着玻璃。雪色折射着深夜微弱的光线穿透玻璃窗的障碍,与头顶明亮的白炽灯管的射线胶着后打在所有人的身上。某些人破碎的衣服在照不到的阴影下变成了灰暗的几何图形。

  景色无限好。

  甚至能瞥到有星星灿烂闪烁,撒遍夜空。Jean Grey的推测是正确的,他们每个人的母亲——地球——正在缓慢地恢复。

  一声极其惨重的尖叫引去部分人的注意力。来自贫民窟的一个人被子弹击中胸口,暗红色正从左半边胸部蔓延开来,正在形成一朵怒放的玫瑰花。而当这朵艳丽的花朵全部绽放,这个人的生命也会在同时消失殆尽。

  多数人都受伤了。他们汗液的味道和粗重的呼吸反映出疲惫,他们流血的伤口和坚毅的眼神反映出坚定意志。

  他们进攻的态势没人能够阻挡,但在激战中他们失去了所有老人和婴儿,还有三个中年人,六个女人。他们赶走中间车厢里的知识分子,在对方宛如躲避狮子的牦牛一般四散奔逃的时候,他们只是喘着气等待。

  “干得好,伙计们!”Scott用脏兮兮的袖口擦过眉骨上的汗水,混着血液一块儿,他还戴着那副红色眼镜,底部弥漫薄雾。

  “指挥得当,Summers。”Logan说。他从那堆瘫倒的敌人身上顺来一根雪茄,现在正干过瘾地不点火吸着。

  他们对视时的嘴角微微掀起。

  “中间部分不过如此,”Scott说。他没有盯着任何无辜的旅客,只是注视着他的队伍。“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前方。”

  “我们走!”一个男人高声说。他举着一片玻璃碎片,大概是末尾车厢的那个灯泡的尸体,或是某个厕所隔间的所有物。

  开始行动。





  战争给予人类苦难和重生。但付出的代价也同样沉重。

  他们失去的人越来越多。随着越过车厢的节数越多,他们的队伍越短。Scott Summers固执地向前冲。Logan沉默着帮他挡下一根木棒的袭击。

  宏观的社会与车厢的阶级在这两名战士面前交织变换。他们闻到属于咖啡的淡淡苦香味儿,看到水族馆里斑斓的彩鱼如同彩虹般横跨海水,跑过排列整齐的图书馆,纸质书像是食物,在末尾一样稀缺至极。事实上,没有什么是那里不稀缺的。

  凭什么他们就活该受罪,为投放CW-7的人犯下的错埋单?

  凭什么他们要被掠夺一切?

  弹药没有后续的补充,他们现在手里只有锋利度极其可怜的东西——啤酒瓶的碎片,锅铲,偶尔有几把刀子。

  一名警卫的喉管被Logan幸运地划开,血液喷溅在他的制服和脖颈上。他扭头,在非常短暂的扫视中清点人数。

  “我们没有多少人了,Summers。”

  “我知道。”

  Logan顾虑的眼神在这名队长话音刚落时瞬间肃清,转而一脚踹向Scott背后新敌人的肋骨。那个可怜的人捂着身体虚弱地呻吟着,Logan没再浪费注意力。

  还能撑多久?Scott问自己。他们才走了九百多节车厢。而现在他的队伍不到原先的二十分之一。制作炸弹的红发女博士也牺牲了,红魔鬼被敌人用手枪崩了太阳穴,那对儿同性情侣现在剩下一个。

  深夜的雪景泛着寂静的蓝色,雪被覆盖在所有植物和建筑物之上,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之前的轮廓。Scott向窗外投去留恋的一瞥。

  这节车厢被清理干净。但所有人的体力都几乎消耗完毕。

  有些人累倒在床板上,背部和四肢的鲜血染红雪白的床单。在没有水和食物的状态下,精神高度绷紧地战斗了如此之久,没有任何正常人类能再突破极限——这已经是突破极限。

  砰的一声脆响犹犹豫豫地抵达Scott的耳畔,他的耳鸣让这声音模糊钝化,像是一枚塑料戒指跌进游泳池,只留了半个身子在外面一样,起起伏伏,找不到上岸的办法。应该是什么人把酒杯打碎了,或是外面的敌人又在步步逼近。他必须赶紧组织队伍抵御了。

  “加强了不少兵力,”Scott扶着一根床柱,并没倒下。“我说的不错——对吧Logan?我们得赶紧起来,Guys!”

  “……你是对的,当然。我们得继续走。”

  从牙缝里挤出的嘶嘶声让Scott迅速地察觉到了异常,他将视线费力地扯到那个说话的人身上。在视觉影像传递到神经中枢的那秒,他被名为震惊的海水淹没头顶。

  Logan脸上的表情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他宽大而粗糙的手掌捂着下腹。红色粘稠的液体将手指渲染得像是颜料盘打翻了。那儿的伤口是子弹造成的,罪魁祸首是Logan刚刚划断气管的士兵,他用顽强如磐石的毅力给了他结结实实的一枪。

  那个所谓的“打破酒杯”的声音应当就是枪子儿出膛的凄厉呼啸,以及Logan生命的最后绝唱。

  “引爆炸弹,”Logan以扭曲的姿势靠在某个在战斗中几乎被肢解的桌子,他看着Scott用瞬间苍老了一半的步伐向他走来,于是他发出呼哧呼哧的嘲笑,“瞧瞧你的小体格,瘦子。”

  Scott在距离他一步远处站定,眼底闪过忧郁的光亮。他环顾四周,发觉再也没有人能够有体力和他并肩作战了。他自己也是。

  就连饱涨而透彻的灯光勾勒出的黑色人影也万分疲惫,跟随着Scott的身体微微轻颤,像在辛苦地榨取希望的空气。

  厢门外齐整的脚步声慢慢临近。Logan抬起拳头打上Scott的小腿。曾经即使不戴防护手套的手也那么极具爆发力,刚刚软绵绵的触感一定不是Logan的风格。

  是幻觉吗?

  是幻觉吧。

  “我把Kitty Pryde藏在上节车厢的夹板里……还有遥,遥控器和那本笔记。”Logan现在干脆闭上了眼,只在吐气的时候偶尔从眼皮下瞄着Scott,“去找她,Summers。”

  然而他呼唤地名字宛如塑像般一动不动,只有不断上下滚动的喉结证明他的生命还残留在躯壳里。

  “你他妈的……老子肠子都流出来了还他妈跟你聊天,你——”

  红色的镜片终于因为这哽住的一声调转方向。Scott大梦初醒般半跪在地。尘土和血渍融成一套铠甲,强硬地罩上他的身躯。

  “Logan,”他说,“你他妈的最好别死。”

  Logan低头示意他看着自己流血的伤口,然后惨淡地给了个笑容,哑着嗓子回应。

  “我跟你认识这么长时间,你把眼睛护得跟牧师的老二一样严实,有意思吗?”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格外干净透彻。Scott海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窗户外面的融雪。天气回暖了,毫无疑问。

  Scott相信Logan清楚地见到了他的瞳色。而去除红色屏障的世界似乎更显清晰。他终于不戴眼镜。

  他在士兵们轰然涌入的时候俯下身,嘴唇擦过地上安眠的人的唇角,然后帮他合上双眼。

  起义并非都将获得胜利。但那本笔记上的,关于炸弹和新一轮暴动的说明都足够详尽,即使是什么也不懂的傻瓜也能从当中悟出一二。Kitty当然不是傻瓜,她聪明伶俐,在某些时刻也无比坚强。

  起义军被全部围剿,Scott Summers作为他们的头领,像在草原上咀嚼食物的绵羊一样乖顺,在被捕时没有任何反抗。

  他知道即将面临的只有死亡,然而重生的种子早已在其他所有人——包括国王——不知情的时候悄然发芽生长。

  绝境之处必有希望。

  只是这名领袖有些抱歉和遗憾。抱歉关乎他的队伍惨痛的损失;至于遗憾——

  国王的列车记录仪显示,在最后处决现场的清理工作中,发现叛乱头目手掌里包裹着一枚“狗牌”(此种钢牌由国王制定并发放给每一个列车警卫,查实后确认这枚属于一名叛逃士兵),上面所刻数字及字母的凸起部分几乎嵌入肉体。但最后并没有调查出这个插曲事件的原因。



  Kitty Pride从夹板里摸索着爬出来,满脸泪痕。

  后来,搜身的士兵没有在这个小女孩乱七八糟的外裙里发现任何东西。于是新一批的贫民窟人民接连涌入。

  那本笔记正安然无恙地被藏在床铺底下,它被女孩在新年的头三小时里阅读了五十几次。

  遥控器也在那儿。

  希望也在。


END。





想说点儿什么——
这个故事的结局也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却是我想要的结果。
Charles Xavier与Erik Lensherr策划的第一场暴动失败了,他们的继承者是Scott Summers。而由于时间的规划和种种不确定因素导致了Scott最终的失败。
但他有Kitty。
似乎刻意要让Kitty做这个继承人的,只是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而在漫画中,她管理Jean Grey学校时的果断也值得夸赞。
我想要表达的是,永远不要认为一件事情失败了就是失败了。其实所有事情都留有余地,和希望。
另外,就是在重重压迫下敢于反抗的精神,你永远要做自己的国王。
我所想表现出来的还有Scott、Logan以及末尾车厢,所有参与暴乱的人的勇气及坚定意念。
他们作为自己的战士,列车的战士而奋斗着,不畏惧,不停滞。
即使失败了又怎么样?
你努力过了,就一定还有希望。

顺便,如果有人想看EC或者冰火的番外的话,评论告诉我♬ 
么么哒,感谢阅读。

评论(11)
热度(44)
  1. 世界最佳基友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2. 尉迟LAN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3. 解君_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4. 扶苏_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