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Be Ready For Battle|枕戈待旦 Ⅲ-Ⅴ

⑴狼队(无差?)
⑵《雪国列车》&无能力AU,世界观介绍及前文Ⅰ-Ⅱ戳上篇(。)三连发完。

  
给言赋先生,以感谢他在这段时间里,一直给予我鼓励和称赞。
————————————————————



  车厢里的人神情肃穆。他们有的有气无力地坐在床铺上,有的抱臂站在间隙逼仄的走廊里。交错的呼吸混搅成一团乱麻。

  今天他们中间的一位母亲被夺走了孩子。Scott认出就是昨天他帮助的那个母亲。现在她双眼无神,目光呆滞地捋着头发,活像一具被抽干了灵魂的尸体。几丝散落的碎发从小臂滑到地板上,消失在黑色油腻的污渍里。

  车厢门突然被粗鲁地扯开,喀啦啦的巨响让他们猛地惊醒。Scott走到人堆前头,与Logan,和他押着的女人迎头打了个照面。

  “早上好,大兵。这次又要掳走几个孩子?”

  Logan给了Scott一个眼神,后者从里面读出困惑和坦然,绑架事件应当和他没有关系。随即Logan将那个女人略显粗暴地推进了车厢。她红色大波浪的发梢斩断浊气,自前面车厢的天堂里拽来几分清新的香味。她跌进了Scott的怀里。

  “你他妈的最好给我老实点儿,Summers。”Logan伪装的严厉除了Scott没人看出来,“这个女人要在这儿待上一会儿——老兄,知道'体验生活'吧?”

  体验生活——警卫们都这么称呼它。通常,在前头车厢或多或少都会有养尊处优惯了,想干点非法勾当的人,就像罗马皇室的公主,溜到某个广场上寻找刺激的爱情。而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流派到末尾,“体验不同的生活”。

  但这个女人怎么也不像是那样的人。

  “Dr Grey,祝你在这儿找到你想要的生活。”Logan带着戏谑的笑容说。


  “你似乎是位博士。”Scott说。Logan走后,他扶着红发女人坐在目力所及之处最干净的地方。

  “是的,我是。”这位Dr说。她扭过脸,在进行过短促的妆容整理后抬起头看着他们,像一只海鸥巡视天空中的盟友。

  “为什么来这儿?”大家没有问她,但所有人的表情表明了一切态度。

  Dr Grey似乎有些疑虑。她斟酌了一会儿,就着摇摆的光线注视Scott。

  “我在研究气温回暖的可能性,以及逃出这列该死的火车的方法。国王知道后,我就被带来了这儿。”

  大家哗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要将其狠狠地嘲讽一通,但又像是犹豫不决的期待。像是喝下了三桶滑腻的茶——但事实上大多数人已经忘记了茶叶的味道。

  “Scott Summers。”一直沉默不语的领导人伸出右手。他的手礼貌地与Dr Grey的指尖交握。

  “Jean Grey。叫我Jean。”朦胧的灯光没能模糊女博士的微笑。

  “你的老二长到屁股里去了吗,Scott Summers?”红魔鬼嗷嗷叫着走向他们,期间碰倒了某个年轻人吃饭用的餐具,叮零咣啷散落一地,引起他不满的一声“Hey!”。

  红魔鬼没做理会,他指着Jean说,“要么就是你的手指头掏空了你的脑子!你要和这个前头的人交朋友,还是你就喜欢巴结他们?”

  Scott平静地扬起眉梢,像在看马戏团小丑做最后的谢幕演出。旁边的一个小孩紧张地搓了搓鼻梁,吸溜鼻涕的频率越发加快了。Jean Grey在同时挥开那只没礼貌的手。
  
  “别把自己当成沾沾自喜的癞蛤蟆一样膨胀自大。”Scott说。他的声音沉稳有力,在列车经过某个路绊时也没有任何抖动。“如果你觉得你就应该在这儿因为疫病和自相残杀死掉,那就别待在我们的领地范围内。”

  “——你们?”

  “我指的是想狠狠踢国王屁股的人。即使听着像是天方夜谭,而且这场战斗注定惨烈。”

  一阵Scott意料之中的沉默。他的脊背挺直,思绪绕着车门外的某个警卫翩翩起舞。他回忆起自己告诉Logan的,关于笔记撰写者Charles Xavier,以及他一生的朋友Erik Lensherr的故事——他们曾经并肩作战。

  “想谱写他们那样的'神话'吗,Logan?”Scott在离开前问他。

  “没有神话,”他记得他立刻就回答了,“We are Soldiers,只有辉煌的战绩。”

  他们拟定了一份简单的发起暴动的方案。简单到只有三步:拉拢人心;冲破车厢间的界限;杀死国王。

  “越详细的计划就越容易出纰漏。”

  Scott听到Logan说这话的时候,差点没往他脸上揍一拳。

  “我加入。”

  这个有些苍老的嗓音阻截了Scott余下走神的念头。Scott望向她,是那位被抢走孩子的女人。她的眼睛此时异常的闪亮,就像街心喷泉中投入的银币,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闪亮亮地歌唱希望。

  后来有更多的人加入了这个疯狂的计划。红魔鬼的反抗遭到大家一致的打压,某个帮会头头直接给了他点颜色看。第二天他就灰溜溜地来找Scott(眼睛上挂着彩),要求加入他们。Jean Grey没给他好脸色,Scott倒是不计前嫌地将他规划到他们的小队里。




  距离新年还有的钟声敲响还有三个小时。末节车厢没有任何的节日装饰,空旷寂寥且又破败惨淡。唯一的不同之处是人们的状态。他们的衣衫依然破破烂烂,但精神层面已然焕然一新。

  如同礼花般披着灰暗的外衣,但同时暗含的炸药此刻蓄势待发。

  Dr Grey和Scott Summers在三十分钟前和Logan进行了一次秘密会面。

  包厢的人再次被清理出去,桌上摆放的餐盘停泊着食物残渣。虽然就餐时间刚刚结束,但这里的空气还是比末尾清新多了。肉排和罐头,甚至还有水果的味道疯狂地涌进鼻腔里。Scott没有什么胃口,但作为中产阶层的Jean吃不惯那些蟑螂块,现在恐怕已经饥肠辘辘了。

  几块午餐肉和凉透的烤羊肋骨被Logan均分给两个客人。Jean拿着餐刀戳了几下,狼吞虎咽地扫荡干净。

  “地球的调节能力超乎我的想象,”Jean说,她的嘴里塞着鼓鼓囊囊的食物,其他两人得竖起耳朵才能听清所有单词,“在我做的调查里,天气确实有回暖的趋势。势头增长的速度比较可观。”

  “我不建议离开列车,因为外面的生活没有任何保障。”Logan扶了扶钢盔,神色严肃。

  “我同意。”Scott说,“但一旦出现极其恶劣的情况,我们必须留有后手。”

  “也就是说,我们要做好炸开火车的准备。”Jean接着补充。

  Scott捏起午餐肉的一角送进嘴里。许久没有体验过的肉味让他不太适应,他咀嚼的速度异常缓慢,接着叹了口气。

  “炸弹。”他提醒道。

  Logan抹了把脸。

  “如果你能找到这些材料,Logan——”Jean从她的呢绒外衣的里衬抽出一根水笔,像是默写菜谱般列下了一串名字,“我确信我会制作它们。”

  她告诉这两个男人她曾经做下的丰功伟绩,Scott听到了几个赫赫有名的部队名字,以及他通常当成传说看的特种小组的名号。

  还有一小时三十七分钟。

  他们枕戈待旦。





  回到属于Scott他们的贫民窟时,他惊讶地发觉所有人都做好了战争的准备。他们翻出了所有能充当武器使用的东西,甚至有人将断齿的梳子也别在腰间,预备成一把匕首的样子。

  Scott意识到此刻他没有退路,无法回头。他将带领着他们——得病的、健康的、年轻的、年老的、虚弱的、强壮的,一起踏上残酷的战场。

  他们开始了庄严的分组。婴儿和老人排在最后;强壮的分为两批,分别打头阵和保持供给;妇女们维持平衡,随时填补空缺的地方。

  不需要任何事先洗脑的视死如归。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至少我们没有在这见鬼的地方烂死。”Scott说。他的红色墨镜牢牢地架在鼻梁之上,但所有人都清晰地读出了那个坚定的眼神。

  Scott知道此时Logan正在努力打通各节关系,或者正在做硬碰硬的准备。他想起之前Logan曾经透露,说自己只是厌烦了警卫餐车里的食物,才决定跟着Scott干的。Scott对此嗤之以鼻,因为他完完全全确信,Logan是最爱自由的那个,也是最英勇无畏的那个。

  Jean接到了那堆看似普通的材料,她的智商和天赋让她如虎添翼。万众期待的结果即将出世,Scott对Jean Grey有一万分的把握。

  曾经叫嚷着反对意见的红魔鬼现在正维持着队伍秩序,他们随着列车颠簸而略微摇晃。红魔鬼整理着玉米发色男孩的衬衣领口,却换来他的男朋友(Scott已经确认了这一点,因为他曾不小心在隔帘缝隙中看到他们接吻)不高兴的一瞥。

  他们当中唯一一个拥有手表的人将他的这块私人财务捐献出来,并向Scott赌咒发誓它是瑞士最著名的钟表公司出产的,时间绝对准确。脸上的表情像将雏鹰啄出位于千丈高空的巢穴的母鹰,不舍但决绝。

  他们搜刮任何可能遗漏的蛋白块,并将Logan偷偷递来的食物均匀分配。这是开战前的食物狂欢,以庆祝新年和即将解放的灵魂。

  我们皆是战士。

  此刻我们即将踏上战场。

  没有任何吵闹,他们只是安静的执行一切。密不透风的模板阻绝所有沿路的风景,钢钉泛着铁锈包裹的单调的光芒,如同缩成一团的警卫岗哨。Scott想象着外面的景色,某座雪山的放牧草场,薄雾在下面滑过,另一方向的山脉从云海中拔地而起。

  他第一次感到列车经过铁轨的声音像正在打磨的刀锋。

  还有十三分钟。




TBC。

评论
热度(41)
  1. 世界最佳基友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2. 尉迟LAN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3. 解君_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4. 扶苏_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