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The Only Way|必由之路 Ⅳ

⑴狼队
⑵蒸汽朋克(非历史维多利亚时期,全新架空世界)&有能力AU

————————————————————



  蓝色灯火闷闷不乐地燃烧着,照耀在那身材质精良的制服上,上面的铜扣被洒上一层圆润的光圈。整洁而正经的服装让Scott Summers看起来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你不适合……呆在这样的地方。”他潦草地挥挥手,将整个赌城囊括进他略带轻蔑的手势里。那个给Logan登记的,凶巴巴的黑人发出不满的咕哝,陷在阴暗处的哔叽布上衣显得阴郁而尖利,他突然弯下了腰。

  “我们要比赛!”

  粗青玻璃瓶平切空气向Logan狠力掷来,平底残留的酸臭酒液在它给男人印上淤青时喷洒到衬衫上,挽起的袖口瞬间被污秽染成深灰色。现场寂静了两秒,随即被刻薄的晃动铁笼的动静覆盖,人群如滚水般沸腾,吵闹和起哄又散播开来。Logan的对手此刻用他那茶碗大小的拳头捶打着铁丝网,嘴里还骂骂咧咧地吐出一串带着浓重法国口音的英语。他的头顶上方延伸连接的汽化灯群落摇摇欲坠,疯狂的捶击声在众人的耳道里横冲直撞。

  被惹怒的低吼令打铃的小钟哀伤地震颤起来,Logan的手腕交叉在一起,那些纹理虬结壮实的肌肉将杀机传递到所有人的眼睛里。待他拳头缝隙中的闪亮银刃划开浑浊空气,赌客们和那个黑人最终选择谨慎地闭上了嘴巴。

  “谁他妈还要和老子比赛?”

  所有人像是被挤在壶口,没人敢大声出气或者发表意见。

  然而当Logan将他的武器收回并带着Scott向外走去时,他听到有个胆大而粗鲁的水手往地上啐了一口,“怪胎!”他说。显然Logan不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被发觉变种人身份的事实。他眉头紧皱,脸色像架超负荷工作的蒸汽织布机一样难看,而隐约散发的怒气被他急速的步伐良好的遮掩了。

  用以筑建城下隧道的金属厚板质量优秀,板与板之间的空隙极为狭小,所以即使地面之上已是白昼,这里也只有几盏住客们的穷酸火苗支持照明。顾及到那副深红镜片下的视力,Logan找了个相对亮堂的地方开始这次谈话。

  “你到这里有什么目的?”他问,随即低下头摸出一个火绒盒。那个小玩意儿的侧边坠下一穗铜链,搭在Logan的手背上。他猛然想起没有可以供他点燃的东西了。

  一支雪茄递到他面前,Scott神情如常,像是演练过千百遍一样娴熟。这支烟工艺精美,烟草整齐地切好分割,塞进包装的薄纸里,烟嘴还暗刻了Logan看不懂的字形。摩挲时有种小羊皮的奇特手感,应当是来自日不落帝国的上乘制品,绝不是码头的便宜货,他吃过那些劣质烟的苦。

  但Logan将它扔到了他的低筒靴旁边,鞋跟不留情面地把卷烟碾成了扁扁的一条。

  “……Logan?”Scott不解地问。

  “角色扮演,看来你很享受其中。”Logan把火绒盒放回口袋,眼神锋利得如同悬吊在死囚脖颈上的刀。他略作停顿,“魔形女,你在搞什么鬼名堂?”

  对方迫不及待地拉开了一个微笑,像是乞讨者终于得到了一些赏赐,“恭喜你,Logan。你刚才把来自兄弟会的欢迎仪式压成了炸鱼薯条。”被拆穿真正面目的人吐字顺畅地回答道。他的双手搭在腰间,过于女性化的姿势让这具身体扭曲了许多,也更加不真实。与此同时,一些怪异的蓝色鳞片成浪潮状在他的衣着表面上下起伏,不过转瞬之间便将他本身完完全全地改变。

  黑色蕾丝纱网把她的眼睛遮住了一点儿,缀上的点点水晶如同几颗精疲力竭的星星,附有紧身束腰的皮衣衬托出完美线条,灯笼裤的裤脚收紧,与魔形女的矮跟鞋浓情蜜意地贴合在一起。即使面前的女人美艳动人,Logan对这些刻意而为之的产物也仍旧无动于衷。

  “我可没想过和兄弟会有半点欠操的瓜葛。”Logan说。他强行提起的嘴角嘲讽且意有所指,“我不缺床伴,更不缺钱。”

  “你确定要这样吗?”

  装扮摩登的女人在低迷的光线下走近了点儿,事实上Logan几乎能够数清她睫毛的根数了。魔形女的食指抵在他的嘴唇上,阻止了他的咒骂。而此时她的模样再次转变,这无疑使Logan对她有了不同的想法。

  “……Mariko?——你怎么敢!”

  真理子的样貌令这头猛狼几近暴怒,他的手腕犹如铁块一般紧紧锁住魔形女的喉咙,但又由于这张熟捻于心的脸庞而松开了少许,嘶嘶的喘气声足以显示他内心的挣扎。而魔形女的外表迅速采取了自卫措施,于是Logan见到了一个模一样的自己。

  “我听说Victor来找过你了,”另一个自己说,“他”在真实Logan的手下毫无惧意地咧开笑容,“兄弟会能帮你干翻那个家伙,包括X武器。”

  Logan把魔形女扣上墙壁的时候听到骨骼撞击发出的闷响,他手腕飞快扭转,两根钢刃刺进对方身后的金属板中,而中间一根利爪正缓慢地探出皮肉之外。

  “你模仿的把戏比吉普赛人的还要精明,魔形女。但气味是没法伪装的。”那根爪子就差一点儿便送进模仿者的咽喉了,“但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Logan强迫自己注视着前任妻子的脸,尽可能不紧不慢地说着,“听着,你们做的龌龊事比X武器差不了多少。”

  他停顿了几秒,随后把尖利的爪牙从墙壁里抽开,留下三个丑陋的疤痕。

  “我当杀手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我宁愿加入X战警,也不愿意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干同样的错事。”

  “没人让你做杀手。”另一个金刚狼说,他把他的钢爪放到眼前,眼珠颇为暧昧地在上面流连了一圈。真正的Logan感到一阵恶寒,像是关进了一间充满过期啤酒味儿和腐烂味儿的房间里。

  “你交不了差的。”Logan充满讽刺意味地顿了顿,“兄弟会说的纯粹是疯话。”

  模仿者还要做点什么挽回的事,然而砰砰的踏地声如同战鼓一般在隧道内回响起来。平常,寄居在城下地道的人们这会儿大多都在不同的地方赚取维生的工资,有的是花枝招展的站街女,有的在蒸汽机坊里打杂,再不济的干脆以乞讨度日 。无论如何,这个时间点都不应该有如此多的人向隧道跑来。Logan从这紧张错乱的脚步里嗅出了一丝不妙。

  “发生了什么事?”Logan拦下一个打着鼻钉的女孩儿,她身上的一堆挂件在互相碰撞着发出脆响。

  “是天杀的变种人!”女孩儿回答,声音虽然不耐烦,然而Logan并没有察觉到恐惧或敌意,这时魔形女及时地恢复了她的本来面目,没有让人起疑心。“该死的,那伙天天上电视的X战警又在上面打群架了——治安官警告我们为了避免误伤,必须回家!”

  X战警。Logan的粗眉毛立刻揪紧了。Scott Summers? 他又在搞什么鬼——或者是哨兵的追踪能力太过强大?他若有所思地敲了敲身旁的金属的墙壁,思绪在X战警队长泛着金属光泽的护目镜与哨兵之间游离。

  “和你想的一样,它确实能阻隔哨兵的搜索仪。”魔形女了然的样子让Logan感到不快,但随之而来的疑问句更使他莫名其妙地恼火起来,“——你要上去吗?”

  穿着鼻钉的姑娘已经走远了,地下城的住客们也习以为常地找到自己的领地休憩。某个男孩正用一把锈迹斑斑的铜片刮花墙壁,毫无规则的划痕和嘈杂的动静让他的母亲狠狠打了他的屁股两下。

  “是的,我要上去。”Logan下了决定。他的短靴在背后的厚板上磕了一下,沙砾和土块簌簌掉落。

  他走到某个贩卖烟草的青年身旁,从裤兜里的夹缝中搜刮出最后几枚硬币。Logan把买来的低成本香烟用火绒盒点燃,猩红光芒点缀在嘴角旁边,使他看起来有种早报第一版蒸汽革命家的感觉。

  “你怎么会这么想,Logan?我一直以为你不会选择X战警那样枯燥无味的地方。”魔形女离他很远,传过来的话有些不真切。

  “毕竟那儿有个能造福变种人的大工程。”他回答说。

  Logan朝地面大步踏去的时候,红石英制作的镜面又在他眼前一晃而过。



  丑陋而笨拙的巨型机器在Logan来到繁华路面之前就倒下了,他始料未及地注视着这片著名商业地段。炸裂的碎片与他和他的胞兄制造出的混乱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四处兜售轻盈版唱片(“轻盈版唱片,超轻,超实惠!让你的唱片机永远不必为负重过多,导致散架而烦恼!”)的小贩也没了踪影。

  这个袭击变种人的大家伙此时滋滋地冒着热气,像是某片森林外延的看林人小屋旁,用树枝烘烤过熟的番薯。Logan的脚尖拨了拨它的右眼——这应该是传输影像资料的位置——红肿的眼球呜咽着闪出几朵火花,看样子已经奄奄一息了。

  “它的蒸汽驱动装置已经被我们打垮了。我们显然没有你说的那么……草包。”

  太过专注的Logan没有听到X战警们走来的声音。Scott Summers这时候洋洋自得(Logan看来)地望着他,抬高下巴示意那团几近毁灭的废物。

  “看来你改主意了?”红头发的姑娘朝他放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Well,如果你们真认为我能帮上什么忙的话。”Logan干脆利落地承认,眼神在Scott身上多逗留了一会儿。真实的人永远比伪装起来得要好看一些。也许吧。

  “帮上大忙了,伙计。”Scott又站在 他的面前。

  他这次握住了这名队长的手,并从中感到了经年累月战斗出的有力而平稳,或许还有一些不同的感觉,他没有过分地追究。而在后者的左手拍上他的肩膀时,Logan被某个东西硌了一下。

  “那是什么?”Logan在黑鸟的排气管趋于稳定后问道,他的眼神打向Scott的手心,如同要将那副手套撕破研究一样迫不及待。

  几条精雕细琢的木板包裹着一层柔软的灯芯绒,Scott正把这种由学院里最出色的科学家打造的“安全板”压在自己的身上。一声清脆的“咔哒”后,表明它卡准了位置。Scott把手掌摊开给Logan,他的手套左面食指上方不再是繁复的花纹,而是小巧精致的弹簧匣。

  “它可以控制我发射镭射光线。”Scott的拇指轻触开关,哒哒的声音像是东方传来的神秘音乐一样让人心醉神迷。

  “镭射光线。”Logan重复了一句,接着恍然大悟地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这就是你的能力?”

  飞艇后侧传来愉快的笑声,两个男孩在用他们的能力逗一个女孩开心,一个将另一个手中的冰雕融化成一滩水。Logan瞧了瞧,觉得能玩火的男孩儿好像不太高兴。前方驾驶舱的两名女士正专心致志地驾驶,缭绕在所有飞行器前的浓雾不知为何,在他们的黑鸟显示屏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得了吧,Logan。”Scott把头靠上椅背,打断了他的观察。靠背上立刻有几只可爱的绒球爬上他的头皮敲敲打打,以缓解这位“顾客”舟车劳顿的疲惫,“我的射线能把你结结实实地打出你的祖国。”

  “我是加拿大人。”Logan学着他的样子进行短暂休息,飞行器病导致的头晕使他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然而那几个小球击打的力度无异于隔靴搔痒——无人能敌这些爱德曼合金头骨——甚至可以说近乎没有,并且更加重了他的呕吐感。他挥了挥巴掌,试图驱散它们的想法却没有得到他希望的结果,“Summers——操,这飞艇让我想吐。还有,这玩意儿他妈的赶不走吗?”

  飞艇的速度比Logan的运货马车快了至少几十倍,此时已经走了四分之三甚至更多的路程。暖洋洋的光线透过打磨光亮的玻璃,在舱室里形成金色的水洼。Scott叹口气,费力地掰开安全板,向Logan走过来的样子像是要狠狠揍他一顿。

  “死瘦子,你这是准备去飞艇之外翱翔一把吗?”

  Scott把他的拳头在Logan的鼻子上晃了晃,后者轻蔑地扬高眉毛,直到他看见Scott的指肚朝开关移去,他的小臂肌肉绷紧起来。

  “你的教授会不开心的,乖学生。”Logan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周围还没有停止晃动的小球把他衬得如同中心广场派发传单的机械人。但他可不介意在这里打上一架,只是头晕把他搞得有些神志不清。

  “闭嘴。”Scott粗暴地回应。接着他猛地捶了一下Logan耳边的靠板,那几个小球瞬间缩回了脑袋,“如果你有飞行器病还要坚持在这里决斗,那我看你需要去看看精神科。”Scott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被完全忽略在一旁的安全板,“扣上它,否则飞艇降落的时候会——”

  剩下的字句被Scott憋回了嗓子眼里。这架飞行器此时已经驶到终点,之前下沉的行为没有引起这两人的注意,由于蒸汽系统的不完备引发的降落小故障在所难免, 也只是颠簸几下而已。Logan猝不及防地向舱体的正中央倒去,他的身体里极重的金属此时此刻发挥了巨大的功效,他及时稳住了身体,顺带还捞了Scott一把。

  “看来你一样有飞行器病。”Logan嘲讽道,他看着Scott狼狈地抓住自己的胳膊。

  “至少我坐下的时候没有。”Scott果断地反击说。

  于是Logan松开了手,X战警的小队长摔倒在地,有个铜制挂件在舱体刮出响亮的抱怨。

  “如果我不找机会和你干上一架就是我疯了,Logan!”






TBC.

更得这么少有点不好意思……………………下周补上!!一定补!吧大概!(。

评论(5)
热度(33)
  1. 世界最佳基友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2. 尉迟LAN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