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绝处逢生 序章-Ⅰ〖Noir世界·全员黑化!〗

⑴狼队

⑵黑色犯罪电影风格世界,【全员黑化】,20世纪30年代。漫威宇宙的平行世界Earth-90214。


————————————————————

背景&提要:

  没有变种人,只有一群有反社会倾向的叛逆青年。

  精神病学家Charles Xavier认为当今部分年轻人身上的“反社会特质”实际上是一种人类进化的趋势,于是他开设了一间“泽维尔问题青少年矫正学校”,专门招收那些有反社会人格的青少年。

  然而他实际上做的却是通过训练,把他们变成一个个身怀绝技的犯罪天才——“X战警”。并用这些X战警建立了名为“O.N.E.”的反对当局的机构。

  在此期间他曾入狱,而同时失去了最爱的学生Jean Grey。他希望通过非法手段来惩治谋杀者。

  由于资金紧张,他意图得到珍贵的宝石塞托拉克来换取新的基地,以维持X战警的训练。

  但由于Logan、天使等人的破坏,他的妄想破灭,与此同时,几乎所有人都被抓进了监狱。

——————————末尾附本次更新提及人物的具体设定——————————

序章。

  濡湿的床板。

  相同的伤疤。

  薄雾笼罩瞭望塔尖,信号灯如同有生命的眼睛般俯视地面的一举一动,暴戾的监管人员身着统一制服来回勘查。

  深夜的呻吟与喘息,断断续续的咒骂。

  ——欢迎来到基诺沙湾。

  Logan恨透了右眼的“M”字疤痕。这玩意儿像是被疯癫的尖喙鸟啄上去的一样,从眉骨出发,延伸跨越的距离极其可观且可怕。虽然他不介意增强点男人气概,但连街边的乞丐都明白这是他妈的基诺沙的标志。这让他无时无刻不感到对于自己委曲求全的厌恶。他真应该用那两副铁爪好好地给那群“真正的”精神病来上一下,就像他对Scott Summers那样。

  浑浊不堪的液体漂浮着爬虫尸体和墙壁剥落的碎屑,也许还有某些皮肤组织。Logan提起他的杯子,毫不在意地灌下一口。

  冷透的水令他的思路更加清醒,他知道自己没过多久就会逃脱升天,甚至一辈子远离所有麻烦事儿,泡在夜店的脱衣舞娘怀里,直到世界毁灭的那天——因为他的好伙计天使正在路上赶来救援。

  自从基诺沙接待了他们这些“反社会行为者”,众议员们便发现牢房不太够用了。现在的标准间变成了两人一区,每个区域由铁质隔板强硬地分割开来。原本一人一块的私人操场现在大幅缩水,就连散步时间也无法很好地错开。

  显著的区别之一还有工作人员数量的猛增,目前,所有“高危险”区域都配有与囚犯数目相同的狱卒,他们受过专门的训练,身手的矫健程度不亚于这些反社会人格,当局显然认为这样能够更好地管理监狱。

  钥匙捅进锁眼的声音暴躁且怨忿,沉重的锁头如同铁匠铺的打铁锤一般撞击在栏杆周围,狱卒的呵斥即使离开了十米远的距离也听得一清二楚,大门拉开时在转轴上扯出嘶哑的低吼。Logan坐在床铺外侧,他注视着曾经叱咤一方的神枪手被锁链牢牢捆着,犹如丧失斗志的困兽一般被狱卒带往操场。

  “还戴着红眼镜,独眼?”

  Logan嘲讽了一句,屁股在床上扭了扭,摩擦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家鼠用尖锐的牙齿啃食放置过久而焦脆的书皮。

  狱卒拿着电棍狠狠甩上违反规定、擅自与其他囚犯交流的反社会的门,如同夜半厉鬼一时兴起的攻击。Logan咧着嘴巴露出欠揍的笑容。Scott瞥了他一眼,那只被Logan捅过的义眼在模糊迷幻的照明灯下透出淡漠的光,他蠕动嘴唇但并没有出声,而口型分明是挑衅的形状。

  “Go to HELL。”他说。

  “Together。”Logan无比迅捷地回复。

  同样的无声令那个老狱卒更加烦躁不安,他又用力敲上铁栅栏以做警告,并嘟囔着一连串的西班牙乡巴佬口音的咒骂。而接着那根黑色的短棍再次扬起、即将落上Scott相对瘦弱的背脊时,Logan长身站起,双手环胸的模样像是回到了几个月前,他还是业内广受好评的走私商人的时候。

  “Emma Frost监狱长没有要求你们好好照料这位神枪手吗?”他嗤出冷笑,胸有成竹的神态让狱卒疑惑起来,短棍可笑地悬在半空,“不过如果轮到Frost来提醒你这个,你就得准备好割脖子了。”

  过道里的囚犯纳闷地皱起眉毛,似乎认为Logan纯粹是疯了才说出这种话来。后者故意没看他,并用平静的目光锁住将要下狠手的狱卒。Emma Frost是金刚狼这辈子见过的最麻烦的人,比他死去已久的前女友Jean Grey(也是独眼的前女友,或者她还有更多名字,勾引了更多男人——但是反正已经死了,谁还在乎呢?)还要麻烦三倍。她帮助Charles Xavier在这所监狱里建立实验室,用来研究反社会人格;美艳而心狠手辣,称之“蛇蝎美人”绝不为过——否则她如何坐到了美国最难办监狱的典狱长位置?

  “没准我能找点关系给你弄来些肥皂或者丝袜,也许还有正宗清啤。这取决于你更需要的是女人还是自在。”Logan又抛出更重的筹码。

  显然,这名监狱的小小管理者早就把他们的资料查看得透彻无比,也清楚明白地知道Logan神通广大的能力,至少放在这个经济大萧条时期,Logan作为一名走私犯,他的关系网能拥有狱卒想要的一切。他的眼珠在眼眶里狡黠地滚了一趟,把电棍收了回去。

  “但如果二者兼有之——?”

  贪婪的混球。Logan在心里啐了一口,然后挂上商人最习以为常的微笑。

  “那得看你对我们多好了,伙计。反社会人格有时候也能给你带来好处,不是吗?”

  狱卒这次用手掌把Scott向前推去,相比之前太过轻柔讨好的动作让Logan感到极其讽刺。他吹了个口哨,声调高挑得像是国家大剧院里的高音女歌唱家。

  “别感谢我,瘦子。下地狱的时候我可不会忘了你。”

  在Charles Xavier背负着杀害(其中甚至有侦探长Erik Magnus)和建立反对当局机构的罪名被流放到基诺沙后,华盛顿特区司法委员会的议员们提议关闭这所监狱的议案再也没人关心过,相反地,他们现在一致认为将这些疯人锁在一起是最好的办法。

  而拜走私家James Howlett所赐,仅仅不到三十六小时,位于W区的这两名反社会人格成为了全狱过得最舒坦的囚犯。

  Logan现在经常和老狱卒侃天侃地,后者在打通内部关系、取得他想要的物品同时也松了点口风(虽然某些时候还会神经质的暴跳如雷)。他由此得知犯罪教授Xavier“令人心碎”的处境——酷刑加身、比其他犯人糟糕百倍的居住环境,比如锈迹斑斑的水杯和久未清洗的床单。甚至还有一阵子,这些监狱的工作人员以往他的饭菜中吐唾沫为乐。

  “瞧吧,瘦子——你看看你之前死而后已的对象现在是什么境况。”Logan说。他倚在栅栏旁,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监狱差役敬了个马虎的军礼。

  “不关你的事,可耻的背叛者。我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Scott声音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毫无疑问的鄙夷和不屑的味道使另一个囚犯多少感觉到了点不自在,看来他还心心念念着Logan不服从教授的事儿,把教授关进来的功劳更少不了Logan。

  “别忘了是谁救了你。否则你的后背早就被打断了。”Logan回应,他把栏杆敲出节奏来,像是街头卖艺的黑人兄弟组合。对方突然静默了,然后Logan听见狠狠的踏地声。

  他们的囚室的位置在一条水平线上,任何一方都无法从自己的房间里看到另一个,即使他们像长颈鹿够食树叶一样探出身子。Logan推测他是来到了铁栏旁。

  “操你的。听着Logan,我可没让你'救'我。”

  过于强大的音量让老狱卒不满意起来,他走来的时候警棍和钥匙噼噼啪啪地热烈激吻着,Logan的耳朵里再次充斥了他的大喊大叫。

  “去你们的吧!反社会人格!疯子,杂碎!闭上你的嘴,回到你脏兮兮的床上去!”

  周期性的精神病。Logan暗自盘算着,打了个哈欠,坐回床边时的速度纯粹是为了不让狱卒发更大的火。

  席卷整个房间的酸臭味犹如缓慢释放的毒气 ,地板和墙上的不明污渍经常是他无聊时用以遐想的空间。精斑,唾液,还有指甲划出的痕迹——绝望的深刻,应该是这间牢房之前的主人妄想以此逃脱的印记。他干脆直接躺下并且闭上了眼,而那边牢房的战斗还没有停止的意思。Scott偶尔回复几句,冷漠却针锋相对的态度犹如一壶冷油泼进了燃烧正旺的炉火中,更激起了差役的怒气。

  他的思绪从寂寞的住客钉到墙面的暗色浊液,飘到他和独眼的前女友上。那个婀娜丰腴的夜店女郎,依靠美色勾引诈骗男人,并且酷爱角色扮演,经常变换身份寻找新的猎物。而他和Scott Summers,却都傻乎乎地倾心于此。还有那个赌场老板Remy LeBeau,尤为迷恋她扮演的Anna Marie。幸好她的小命这回真的玩儿完了。而上次为“Jean Grey之死”背黑锅的经历令Logan记忆犹新,且极不愉快。Scott的眼睛也是那时候被他砍瞎的。

  不得不说,Scott Summers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适合“独眼”称号的人了。

  ——活该。

  “如果你是看在金刚狼的份儿上才不敢动我,那你将来会后悔死的。”

  尖细的吱吱声突然在墙角响起来,来自某个肮脏下水道的肥鼠用它的小爪子挖着水泥墙,嘴里呼朋唤友的尖叫却如同石头陷入流沙,挣扎的后果只有埋没得更深。Logan的眼皮掀了掀,半个身子向外翻去,使另一个囚室的动静能听得更加清晰。

  老狱卒的咕哝也许他自己的影子都听不懂,Logan觉得那就像是非洲土语和法语的混合,而这个西班牙裔的老男人能将句子拆碎,再拼凑成犹如泥塘沉底的石子一般鱼龙混杂的模样,Logan还是头一回遇见。

  他勉强地捕捉到了“Frost”“见你的鬼”“命令”之类的词,而并没有加以用刑的准备声音。Logan不得不开始假设Emma Frost真的有维护他的独眼狱友的打算,或者只是为了声东击西,先给他点甜头,再将所有刚刚建立的希望之塔尽数掀翻和铲除?

  “看来我们的独眼需要买点避孕套了?”他以一种假寐的呼噜声问道。

  那边的窃窃私语停了下来,紧接着,狱卒绝不拖泥带水的步伐靠近了Logan的门。

  “真被你说着了,小子。Frost监狱长要我特别照看他。”

  床铺上的身影装模作样地打起了鼾,Logan挠挠鼻子,呼吸平稳得如同真切地熟睡着。

  “不知好歹的反社会!”差役咬牙切齿地低骂,随即回到了监控室。

  石墙高筑的监狱透不进任何风声或者光线,只有四五盏最普通也足够老旧的照明灯呼哧呼哧地悬在梁上,犹如在面包房外垂死挣扎的乞丐。只有监控室能看到时间的进程有多么快速或是缓慢,而无论Logan怎么要求和诱惑,狱卒永远以拒绝透露的态度对付他。

  一日三餐的供应以及狱卒的生活作息让他总算可以估摸大概的时间。现在大约是傍晚五点,或者六点,因为此时,西班牙人从吱呀作响的靠背椅上站了起来,开始进行一套毫无规律和美感的体操。灯光把影子扯得又长又夸张,仿佛是未被科技改造过的印第安食人族挥舞着他的大斧头。

  这是他们这伙囚犯入狱的第二天。他的老搭档——今后也许会成为自己的救命恩人——Thomas Holloway,人称“天使”的在逃罪犯将会前来营救Logan(也许还能捎带上其他人,这取决于Logan老大的心情如何),就在今天晚上。不过,是几点来着?

  “操,你这不听话的妓女,你到底怎么了?”

  天生拥有敏锐直觉的Logan自床上一跃而起,放轻了脚步走近隔离栅栏。监控室明显发生了点儿不一样的事,或者是前所未闻的变化。那名狱卒正暴躁地拍打什么东西,他猜想应该是摄像头传导的画面出了点问题。

  也就是说——

  “晚上好,伙计。我是天使。”

  紧接而来的沉痛的钝击声在此刻显得无比悦耳动听,就像是饥饿将近半周的美国底层人民闻到滴油烤焦的火鸡飘来的香味时,被猛然告知此物免费的心情。西班牙人跌倒在地,肉体摔上石板时电棍滚到了别处,而钥匙哗啦啦的脆响表明天使干掉了所有的妨碍物。

  “Logan老大,我来的不算晚吧?”

  蓄着胡茬,皮肤因日晒而颜色变深的脸出现在Logan的视野里时,他难掩兴奋地与对方击了个掌。

  “速度真快,比Magnus家的小儿子还略胜一筹啊,哥们儿。”

  “没有什么是天使做不到的。”对方绽开了一个笑脸。

  监控室半点声响都没有,Logan走出去的时候用力将铁门掼去,原本坚不可摧的锁头就像秋天飘落的碎叶,摇摇晃晃地从把手处坠落。他的脚步突然被一个声音叫了回来。

  “……别告诉我你他妈的要越狱,金刚狼。”

  天使这时在和狱卒的制服辛苦搏斗着,Logan要求他穿上监狱管理人员的服装,然后再带他出去。而听到一切的Scott Summers显然没那么傻,他几乎立刻明白了他的狱友将要离开这里的“危急”状况。

  “你只是瞎了一只眼。”

  这是Logan第一次在狱中正面与他的老对头独眼对峙,他婉转地嘲笑了对方的眼神和头脑。这家伙永远带着一种隐秘的狠劲儿,就算眼睛少了一只,另外一个也仍旧兢兢业业地散发着如同白鹰一样锐利的气息,当他注意到某个人的时候,那个倒霉鬼就会像是被在杀手榜排名第一的狙击手瞄准了。

  “好极了。那么现在告诉我你会把我放出来,或者滚开。”

  喑哑的光线在独眼的身上钻出光晕,Scott Summers仍保留着作为X战警队长时候的威严,丑陋的黑白条纹囚服已有了几大块很明显的黄色污痕,裤子的右腿边缝也羸弱地开了线,但他的模样像是还活在X战警们的拥护,和Xavier犯罪教授的倚重下。Logan对此甚至有些莫名的费解,但不得不承认,这也是独眼寥寥无几的优点之一。

  “你笃定我会放你出去吗?”

  “我笃定你没那么混蛋。”

  被讥讽的人抬高了眉毛,然而脸上却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他把钥匙扔进囚室,Scott准确无误地接住了它。

  “感谢上帝你来到了自由地吧,独眼。”

  天使终于搞定了他的制服,现在正往裤腰上别着短棍,他抽空抬头看了眼被释放的Scott,然后不怎么信任地撇撇嘴。

  “我记得我没说过还要救别人出去,Logan老大。”他最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布料,厚重而有棱角的硬邦邦制服抖得刷刷响,“Jude我弄出去了。可是老天,你别告诉我,接下来还要有Pryde,甚至Wanda那个婊子?”

  “教授。”Scott突然开口说。

  “什么?”Logan以为自己的耳朵被隐身的虫子堵住了,“我听错了吗?”

  “教授。”Scott又重复了一遍,这次让Thomas的表情写满了最恶毒的骂人话,“我要带Xavier教授出去。”

  头顶上的照明灯轻微地动了动,下一秒,Logan以野兽般的速度将Scott压在了囚室栏杆上,他的臂肘顶着对方的喉咙,眼神狠厉。

  “你最好放弃这个操蛋的念头,否则我就把你扔在这儿,让你在这里烂死,并且我会关注时事新闻,以免你今后和Frost调情的事情被我忽略掉。”

  呼吸变得艰难的人固执地挣扎着,连义眼也对准了金刚狼的脸,如同上满弦的弓箭。他不动声色地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单词碎片。

  “我说,我他妈的,要把Charles……Xavier,带走。”

  “带走你的两腿间的鸟就够了!”

  黑色电棍毫无预兆地捅向Scott的腰,在那之前,天使极有预见性地把Logan拽开了。金刚狼颇有些目瞪口呆地盯了会儿地上的人,然后他搓搓手,将Scott扛上肩头。

  “干得漂亮,伙计。”他弹击舌尖,清脆的音节打响这场越狱表演的号角。

  欢迎来到新世界。他对自己,还有肩上这个瘦子说。



TBC。

附本次更新提及人物的具体设定:

Jean Grey(化名Anna Marie),擅长通过心计和美色操纵和摆布他人(尤其是男性)。

Scott Summers,人称“独眼龙”。不能从眼睛里发射激光,但枪法如神。曾怀疑金刚狼是杀害Jean的凶手,与其斗殴中被打伤左眼。

James Howlett(Logan),“金刚狼”。走私商,武器是两幅铁质爪子。

Thomas Holloway,“天使”。外界传言有“飞行”能力。是杀死Jean的凶手。

Charles Xavier(Professor X),精神病学家,建立X战警与ONE。他的理论认为反社会人格是一种人类进化的趋势。

Erik Magnus:侦探长,被Charles谋杀。

Kitty Pryde:拥有高超的隐蔽技巧,甚至传言说她可以躲进墙壁之中。

Wanda Magnus:Erik之女,与天使恋爱的目的是帮助Xavier拿到赛托拉克宝石。

评论(2)
热度(42)
  1. 尉迟LAN渡边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