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英俊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绝处逢生〖Noir世界·全员黑化!〗Ⅱ

⑴狼队

⑵黑色犯罪电影风格世界,【全员黑化】,20世纪30年代。漫威宇宙的平行世界Earth-90214。


————————————————————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四周的光线像没有夕阳的黄昏一样黯淡。天边云朵凝结出淡淡的灰绿色,像是没有完全搅拌开来的变质乳脂。低垂的天幕漫溢着雾霭般的低迷气息,充斥着脏兮兮的尘埃。

  瞎了一只眼的神枪手在醒来的时候和Logan打了一架,独眼极度气愤的面孔令金刚狼感到意外地可笑。他们在偷渡的轮船底部夹层里,忍受着铺天盖地的臭味对对方报以重拳。然而当他们因斗殴而踩碎了两人份的饼干后,天使终于忍无可忍地将他们分开。

  三小时后,走私家业务娴熟地把之前散落各处的人际网重新拼凑完整,如同一只毒蛛在进行它的收网行动。在码头旁停泊的几艘大货轮上起码有十几个水手都是他的人,于是三名前狱囚得到了崭新的衣物和皮鞋,Logan还记得拿了帽子。最后还有两把小手枪,一支散发着桐油味道的来复枪。

  他们把帽檐压低,保证眉骨以下的疤痕在收些下颚后便不会那么明显。Logan拖着沉重的步伐,沿着清晨空无一人的街道领头走着。

  “真不敢相信我们就这么逃出来了。”Scott轻声说,双手插进口袋里,那里鼓鼓囊囊的一堆显然不只是手掌的体积。

  “把你的枪藏严实点儿,独眼。”Logan警告道。他在尘土和雾气的无情攻击下咳嗽着,鞋底碾过柏油路面,几粒玻璃渣被踩得咯吱响,犹如一个焦虑的人在深夜不安地磨牙。“得好好谢谢我们的天使宝贝儿。”

  “高看我了,Logan。我不过是因为曾经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有过逃脱经历罢了。”Thomas的眼神忧郁,他看向夸奖他的人,语调低沉,在风中牵出伤感的丝线,“我想我在走之前得给你交代些东西。Charles Xavier不是好惹的家伙,F.B.I.的抓捕和逃脱罪名对于他来说不成任何问题,他早晚会逃出来,就像上一次那样。甚至不用更长的时间,而他完全可以把杀人的事情重新怪罪到我的头上。”

  “然后他就会来抓我们?”一颗石子滚到脚边,翻个跟头跳上了Logan的裤腿上。

  “然后他就会来抓我们。”天使笃定地重复,他有些提防地扫了眼沉默不语的神枪手,然后补充道,“很可能还会带着Wanda他们。”

  黑人“住宅区”的环境差得足够令美利坚政府所汗颜,高大如同长颈鹿脖子的烟囱吐出一层层的黑云,垃圾散发出臭味,街边的小店门庭冷落,没有丝毫要开门营业的意思。建筑物的密集程度犹如桑葚果的颗粒。时间太早,乞丐和小偷都没有上班,辛苦求生的普通人也尚在沉睡之中。他们终于走到了黑人区的边界,伊斯特和它的交界处的一条城内河旁。Jean Grey就被人弃尸至此,虽然那具尸体的身份被如假包换的Jean包装过了。

  Scott喉咙里发出不太舒服的呼噜声,像是一只猫咪在黑夜中的梦呓。Logan瞧了他一眼,眼神又在河道徘徊一阵。

  “所以到这儿你就得走了?”Logan对着天使说,目光没在河里继续停留。

  天使耐心地点点头。“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保重,Logan老大,”他顿了顿,表情略有阴沉地掠过Scott,然后才落到Logan的脸上,“有情况就联系我,你知道用什么办法。”

  日头露出了最后一点圆润的边缘,金色光芒洗涤尘土。远处传来钥匙圈摩擦的声音,第一批商店开始了今天的营生。他们停下步伐的地面荡起一片飞灰。

  Logan立刻故作姿态地重重拍了前狱友的肩膀,大声吆喝道:“我和独眼绝对会友好相处的——放心再见吧,Halloway老弟。”说完,他的手掌若无其事地擦过Scott右方风衣口袋的兜,里面放着的那支手枪沉甸甸的。后者在他的动作下不动声色扯出一个微笑,并没吭声。

  “那就祝你好运。”天使说。

  剩下的两人目睹着蓝色披风在清晨里越走越远,最后陷入了一幕新的白色雾气之中。

  “白开水还是橙汁?”

  “威士忌。”

  酒馆的光线迷蒙得令人感到进入了一团挥之不去的烟气里,面色低沉的酒保正用一块污渍斑斑的方巾擦拭一个污渍斑斑的杯子。三三两两的客人醉生梦死地打着酒嗝。Logan看着一位扣着深褐色帽子的人往嘴里投着廉价的野菜烩饭,那盘东西像是搁置了一个世纪,硬邦邦的饭粒和粘糊糊的配菜附着在那家伙的腮帮子上,像是几颗无法割去的痣。

  侍者把啤酒和威士忌放在新来的客人面前。Logan咽了口麦芽酒,觉得他的味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他咧嘴巴的样子像是误嚼了苦枳的松鼠。

  “幸好你没要橙汁,独眼。”他努努嘴,示意酒柜的方向。那里的老板刚端出一大罐热气腾腾的白开水,然后捏着几只皱巴巴的橘子,挤出的黄色汁液掉进热水里——橙汁就是这样完工的。

  “金融市场在大发脾气,这也是无奈的事儿。”独眼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举起威士忌瓶准备大灌一口。

  “救你出来更是无奈的事儿。”Logan一把抢过威士忌,毫不在意地仰头,喉结滚动之间一整瓶酒水被他喝个精光。Scott面无表情地瞪着他。

  “还记得我当时说过什么吗,Logan?”

  酒瓶底中气十足地拍上桌子,砰的一声仿佛是长跑比赛前气枪的轰鸣。Logan扬起眉毛,露出他用得最娴熟的邪恶微笑。

  “记得。当然。”他把帽檐翻上去了点儿,以便对面的人看清他的脸,“是让我找人给你操,还是让我找人操你的屁股来着?”

  “看来我需要给你点儿小提醒。”

  神枪手拔枪的速度一如既往地无人能敌。不过眨眼的功夫,黑洞洞的枪口瞬间从外衣口袋里移动到Logan的鼻梁前。他长身站起,风衣下摆甩出不可侵犯的弧度。只差一秒——Scott的脸色这样告诉金刚狼——我他妈就在这儿,用这只你给的手枪,认认真真地“操你的屁股”。

  Logan不动声色地保持着笑容,像是觉得对方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他的眼珠在金属武器上绕过一圈,然后挠挠头,一副苦恼的神情。

  “看来你不想别人操你。”他说,随即做了个手势,“那你看我怎么样?”

  枪口缓缓上移,在离金刚狼左眼的还有半英寸的时候停下来。Scott的嗓子里发出难言的哼鸣,他紧绷的嘴唇松弛了一点儿。

  此时酒馆里的醉汉们终于发觉这场如同西部牛仔之间对决的斗殴,也许是某些人认出来这名臭名昭著的X战警领队——独眼——于是屋子内混乱的尖叫此起彼伏地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最终,每一个客人都在趁乱逃掉餐费后一哄而散,除了这两个对峙的家伙。

  “我说,滚你妈的,金刚狼。”

  他开口时有些紧张,Logan看得出来。因为他和独眼都明白,现在最值得担忧的应该是身份的泄露,而不是谁操谁的屁股,或者是谁干掉了谁——砰,砰。杀掉任何一方,简单而看似无害,但暴露行踪的结果总会令双方都感到不快,甚至让局势由主动转为被动。

  “别急着杀我,瘦子。”Logan跟自己打了个赌。他大胆地站起来,双手作投降状。他的身后是呲呲啦啦的电视机,影像断断续续但并不能阻碍通缉令的巨幅画面滚动播放。

  独眼的枪抵在了他闭合的眼睑上,但并没有放出惊天动地的一枪。

  “逃命,还是一起被吉诺沙的人反操一把?”Logan问。

  红色墨镜下的眼睛快速地闪烁着犹疑的光。而金刚狼在枪口收回的那秒长长地吐了口气,像极了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三个身着军装的监狱下属部队成员此时正在尾随这两名逃跑的囚犯,行动迅捷。金刚狼无法辨别出他们长筒枪的型号。在拐过一个弯角时,街旁咖啡馆的茶色玻璃映出枪支的金属枪托以及抽壳构造,这让精通军火走私的Logan大伤脑筋。

  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把他们的行踪报告给了当局(不过就可观的悬赏金额来看,一定有不少无所事事的水手等待这一天很久了),而吉诺沙一定抽出了最精英的“特工”来实施抓捕。他们在即将踏上一辆汽车,准备前往下一个暂驻码头时,Scott敏锐地察觉了异常之处。他把Logan拉远汽车那会儿,金刚狼还想往他脸上不管不顾地揍一拳,然而他现在几乎有点感激他了。

  “他们不会希望引起大动静的。”他们现在正躲在一家奇怪玩具店,里面全是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但店主显然被现下困苦的境遇折磨惯了,即使有客人,他也并不上前迎接。Scott假装在观赏一只会喷出绿色气体的鼻烟壶,“警督们不愿意引起除了人们在经济泡沫中丢掉饭碗之外的,更棘手的麻烦。”

  “那我们就应该玩点大的。”Logan说。他瞧瞧一柄雨伞,它在地上活泼地弹了弹,像是炫耀自己刷过金色粉末的伞尖。

  “不。”

  “……不?”

  “我是说,不仅仅玩大的。事实上,我们得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他们杀了。”Scott放下鼻烟壶,朝Logan笑得既轻松又有着标准的X战警风格。

  疯狂,唯教授是从,且不惧一切。

  “你他妈绝对是——”

  “Like THIS.”

  金刚狼从没了解过X战警们的训练是在哪儿、如何展开的。他只知道这群疯子全他妈的是最猛的野兽,比如眼前的这个,就是最疯的。他也从没见过一个正常人瞄准射击的速度如此之快,就像Magnus小儿子的语速,甚至比那再高点儿也不为过。半小时前,他被瞄准的时候还没这种震撼的感觉,现在,站在不同角度的视觉冲击力确实足够细细品味。

  抽枪,抬腕,三点射。

  而在这段时间内,金刚狼只堪堪卡紧他的双爪,准备好了进行一场生死肉搏。

  殷红从尾随者的胸口上洇开,Scott Summers扬起一边嘴角,无视店主高亢的惨叫——说真的,金刚狼和他听过的尖叫太多了——走去检查那三人的武器,顺便把店门死死反锁。

  有个幸运的人开出了一枪,那颗浑圆的钢弹擦过金刚狼的右臂,射进小店的玻璃制品架。四处迸裂炸开的碎粒如同是给凶手奉上的绚丽花炮。其余的两个人的手指还勾着他们的扳机。Scott用脚尖踢开他们的手,摆头让Logan过来。

  “看不出是什么高级货。有可能是极其私密的装备,”Logan在拨弄长筒枪前将店铺老板打晕在地。他一边蹲下去仔细观察,一边给独眼耐心讲解他们这行的内幕,“你知道,有的人会找行家改进他们的武器,便于仇杀,或者雇凶杀人。由于往往需要庞大资金的支持,所以没多少人能做到这点。”

  Scott没做表态。Logan紧接着发出了一种近似于呼噜的声音,他磕开弹匣。

  “Whoa,看来Xavier还掌握着吉诺沙的咽喉。”他接连倒出那些弹头,金属碰撞的脆响悦耳动听。每一颗弹壳上都纹着一个“X”的花饰,和当时假的Jean Grey尸体脸上刻下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Scott冷静地踮起一把子弹,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和我原来那把雷明顿的子弹是一个味道。”他喃喃自语着,金刚狼怜悯又可笑地望着他,“他为什么要追杀我?”

  “噢,也许是因为他特别倚重他的X战警领队,以至于要把他杀了以绝后患。最听话的乖宝宝,是不是啊,独眼?”Logan立即腔调怪异地说。

  “别逼我真的杀了你,金刚狼。”

  Logan装腔作势地撇起嘴,心里泛起难言的味道,像是早饭吃了发酵过度的红豆面包,又像是在街边捡到了五美金,冲突极了。他站起来,拍拍对面老兄的肩膀。

  “得了,赶紧逃命才是正事儿。”

  说实在的,在金刚狼活过的几十年里,他几乎没安慰过别人——无论是女人,还是兄弟。大多数时候,他分不清安慰和调情的区别,总是这样。更别提对着一个声称出狱后就要杀了他的男人了。瞧瞧吧,现在他需要安慰Scott Summers,多么见鬼。

  何况他并不认为Charles Xavier值得Scott去搏命。即使Xavier,这个老滑头,他有再次出狱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的本事。

  “教授在筹备假释后的反击路线。”Scott抓紧了手中的子弹,深红色镜片再次向Logan扫去时,后者出现了即将被讽刺的第六感。而没有辜负他直觉的是独眼接下去的话。

  “他要杀的是你,不是我,金刚狼。”

  在准备好冷笑之前,金刚狼捞起一块看不出原本模样的玻璃碎片,斟酌词句好让Summers认识到踢他自己的屁股的痛。随即他想起那枚破空而出的子弹,只差一点儿就击穿了他的胳膊——而不是独眼的……当然。好吧,这瘦子也许真说对了。犯罪教授怎么会放弃他最得力的手下?

  “Fine。”他在心底叹了口气,虽然他并不担忧自己的生命安全。他耸耸肩,碎片划出一道弧线落在店铺老板的夹克上。“我们就此分道扬镳?”

  Scott没说话,他将那些枪重新装弹。金刚狼烦躁不安地咳了一声,像是被雾霭过重的天气损害了喉咙。

  “我大发慈悲,”独眼站起身的时候像是被神秘的光环笼罩着,红色的义眼在镜片下透出狡黠而复杂的神色,“你欠我一条命。”

  “忠诚第一?”Logan谨慎地没有动弹,脸上的表情却仿佛是Summers给了他一巴掌。

  “反社会第一。”Scott做了个手势,他朝外走去时那些木头渣子和玻璃碴在他脚下悸动着,如同踩过了许多有生命的小型生物。

  金刚狼咧出一个无声的大笑。

TBC。

评论(4)
热度(35)
©渡边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

想喂饱喜欢的人。


素质比较吊差,不喜欢ky,不可爱。

但谢谢点进主页的你,谢谢给予红心蓝手以及评论的你,辛苦了。

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